弘扬北大荒精神
向北大荒开拓者们致敬

黄黎:为王震将军视察黑龙江垦区作前导

 

黄黎(1950年9月一),西安人,大学文化。历仼:黑龙江建设兵团二十团、三师钢铁厂、八五二农场:兵团战士、职工、矿工、司机、交通科监理员、副科长。1987年4月调总局交通局。1992年仼垦区公安局交警支队、2000年任副支队长。1997年八一农垦大学汽车运用与维修函授本科毕业。2004年9月获得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正教授)职称。1999年,被八一农垦大学聘为汽车专业客座教授。

北大荒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以编委、主编身份,参与了中国驾驶员全书《黑龙江垦区卷》及《垦区公路及交通安全》等4本书的编写工作。有20多篇交通、交通事故论文发表在国家二级以上刊物上,其中一篇获华中地区科技三等奖。另有多篇文章,被省内、外报刊、杂志刊登,或转载多次。撰写垦区交通史部份章节,分别被农垦总局北大荒全书和垦区公安局志做为资料收存、刊登。先后编写《黄振荣传》一书,获第十届丁玲文学评比提名奖,并有多篇散文,刊登在黑龙江老年报、北大荒日报、北大荒文学、北大荒史志等杂志。并被多家网站转载。

  王震右为作者黄黎

铁道兵二代张峰在微信上给我传来,原597农场广播电视局局长邱元岗发表的1985年王震将军视察597农场拍下了一组珍贵的照片,头一张照片,竟有852农场庞国龙场长和我的镜头,这照片引起我对往事的回忆。

来由要从1983年说起。1983年11月19日,852农场党委派副场长姚其瑞和我及两个妹妹一块儿去北京,向王震同志汇报852农场建场27年来的情况。

1983年11月21日早上9点,王老从家中打来电话,传出他那慈祥的声音:“你们10点半来吧。”我们高兴极了,按时赶到了王老家中。唐秘书带领我们走进了会客厅。只见王震将军的夫人王季青已经站在门口迎接我们了,她笑着说:“王老已等你们好久了。”这时从书房中传来王老浓重的湖南口音:“请他们进来。”

来到书房,王老正坐在面向门口的单人沙发上,人虽然比较消瘦,但红光满面,精神十分愉快,脚上盖着部队发的将校呢黄大衣。看见我们进来,他向周围的同志介绍说:

“这3个是我的老部下黄振荣的孩子,他爸爸是1931年跟随26路军董振堂在江西宁都参加暴动的老红军战士……”王老指着我的两个小妹妹问:“这是一对双吧?”我回答说:“是的,她俩到西安去探亲,妈妈让她们和我一块儿来看望您和王妈妈的。”王老忽然想起了什么,他追问了一句,“那黄毛(黄毛是我大妹妹黄鲜民的小名)怎么没来呢?”我告诉他说:“她在哈尔滨参加工作了,没来。”“你妈呢?”“她有病。”“噢,让她好好休息,以后到这儿来住上几天。”

听说王老腿有病,我们请他坐下说话。他笑了笑说:“也没啥大病,就是脚痛,那是在北大荒建设农场时,天冷冻坏的。”我那时虽然还年幼,但是听爸爸说过,王老到852农场去过多次。1956年6月1日,8502农场正式命名成立时,他坐在第一台拖拉机上,以后他又亲自和我爸爸等老同志一起冒着初春的严寒,踏雪走上南横林子,把场部定在了森林之中。

这时,姚其瑞副场长拿出了反映852农场经济建设的影集请王老看。他带上了老花镜,一张张地翻看着。当他看到农场新盖的商店、托儿所、办公楼、医院、工厂时,欣慰地笑了。当他看到照片上有一大片松树林时,就问这是什么地方?姚副场长说:“这就是王老1962年和机关的同志一起在将军岭栽的松树。”王老高兴地说:“我种的树都长这么高了!”

王老看完影集后,询问了852农场现在的土地面积、人口、职工医院、生产建设等情况。蛤蟆通水库是王老1958年任农垦部长时亲自勘察定点建设的。他问姚副场长:“水库发电没有?”姚副场长回答说,农场1980年虽然盈利了3千万元,但是1981年遭了毁灭性的洪涝灾害,资金十分困难……王老指示说:“国家现在也很穷,不要向国家伸手要钱,要自力更生,发展多种经营,多养鸡、养猪、养羊、多栽树么;对于扰乱社会治安的要抓一批、杀一批……”

王老十分关心农场职工的生活,听姚副场长说,全场职工好年成平均还能分个两百来元奖金,不少人家买了电视机、洗衣机时,他说:“职工们生活好了,不要忘了国家,要多买国库券,支援国家建设。”

姚副场长跟王老说,852农场老铁道兵、转业官兵、职工都很想念您,您当年写的“完达山下英雄建国立家园、密虎宝饶千里沃野变良田”这幅对联至今还传颂着。听到这里,我看见王老眼圈红了,他说:“同志们都辛苦了,现在农场建设好了,很想看看大家去。”他微微地顿了一下,风趣地说:“今年没去成,明年一定带着中央电视台的同志们去看望大家,最后一次告别,照一些有意义的照片回来。”说罢,他爽朗地笑了起来,我们也随着他无拘无束地笑了起来。

将军一诺千金。1985年8月26日至30日,王震将军受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的委托,来垦区视察。看望了农垦战线的老转业官兵,转达了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对广大垦荒战士、农场职工、知识分子和城市知识青年的问候。

1985年8月26日,做为当年总局交通科副科长的我和监理员郭平洪,接到上级交通部门通知,开前导车到友谊农场,担仼到852农场视察车队前导任务。

1985年8月27日上午,我们开车赶到友谊农场,在广场上报到后,看到王震将军正在参加友谊农场在广场举行的建场三十周年纪念活动。他正在检阅友谊农场老转业官兵阅兵式,并亲切接见参加场庆活动的全体代表,与全体同志全影留念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对友谊农场建场三十周年表示了热烈祝贺,并强调指出:“我们党提出工作重点放在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上来,体制改革,教育改革,政治思想教育,整党,都是为了搞社会主义建设,走社会主义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他希望友谊农场多为国家做贡献,创造几百万元、几千万元的高盈利水平,把我们的城镇搞好。要发展农工商,多种经营一齐上,发展农业生产,提高机械化水平,把黑龙江垦区建成民富、各业兴旺的地区。

午餐前,王震将军的秘书唐玉告诉我,王震将军让852农场场长赶来,同车汇报852农场发展情况。中途车队要停在597农场场部,接见597农场转业官兵。到852农场后要看他和转业官兵栽的松树林,随后,我用垦区专线电话,向852农场党委书记王继忠进行了汇报。

下午,我们前导车和车队从友谊农场出发,奔向597农场。

王震将军是黑龙江农垦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也是开发597农场的指挥者。1956年11月,王震将军电令当时的8502农场(现在的852农场)领导——我爸爸黄振荣:“迅速组织人员开发长林子(即长林岛),组建3分场。”当年11月,以冯子明为首的一行人骑马踏雪从8502农场来到长林岛进行踏查,确定了3分场的“四至”:东到长林岛东部的挠力河,西到完达山下的大孤山以西,南到宝清县高家村,北到七星河南岸,面积600多万亩。第二年3月,8502农场600多复转官兵等坐马爬犁,从草原村等地来到这片广袤的沃野组建3分场。半年后,由于人员急剧扩张,分场扩建为855农场,1959年又改名597农场。

在597农场的开发建设中,王震将军曾经7次来此视察和指导工作。597农场开荒的第一把火就是王震将军亲自点燃的。

597农场宝福公路以北基本上都是平原,进入597农场北大岭开始是山区。当王震将军经过农场北大岭时,见人工松树林郁郁葱葱,非常高兴,他对农场陪同人员说一定要多栽树,造福后代子孙。在农场俱乐部,王震将军在广场门前的麦草垛旁下车,与农场干部群众代表一一握手,随后,进入俱乐部与干部群众座谈,听取农场领导汇报四化建设情况。王震将军指示农场干部职工:要扎根边疆,热爱边疆,建设边疆,把农场建设好。

进入597农场俱乐部后,852农场庞国龙场长也赶到,我向王震将军汇报,介绍了庞国龙场长。597农场广播电视局局长邱文岗拍下了这张照片,为597农场留下了宝贵的图像资料。座谈会历时30分钟,王震将军来到俱乐部台阶前,与农场干部群众合影留念。

随后,王震将军前往852农场。庞国龙场长和王老坐一台小车,在车上汇报852农场情况,回答了王震将军提出的有关852农场100多个问题。

车经过宝清县七星泡镇,已等候在交界处的宝清县倪县长和县交通科陈书记,已各乘一台车等候在那里。由于当年农场通讯系统和县不联网。互通信息不便,县交通科陈书记和我,用车载喇叭沟通后,快速驱车去宝清县城,安排过境车队琉导工作去了。而倪县长乘车在前导车前成为引路车了带车队途经宝清。

宝清县,1946年是东北民主联军359旅解放的。1956年王震将军率师开发北大荒,在宝清县区域又开发了852、853、597三个大型国营农场。王震将军在宝清县威望是很高的。宝清县县城人民听到宝清县人民广播电台紧急通知,知道将军路过,人们拥上了街道,欢迎将军。很多人就是想看一看将军的雄姿,郭平洪监理有意降低了车速,以满足县城人们的心愿。

县城东马鞍山下,倪县长车停下来,表达一个心愿,马鞍山上葬有93名解放宝清牺牲的359旅将士烈士合墓,山顶有王震将军为这些烈士题写纪念碑,请王震将军上山。

在山顶纪念碑前,王震将军和农牧渔业部赵凡副部长一行默哀,并听取了倪县长汇报。

车队行进到852农场境内5分场8队庄稼地,将军让车停下来去看玉米地的长势去了,并剥开一个玉米棒顶部,看玉米粒的成熟度,还仔细的评论着。

当车队进入852农场美丽的南横林子森林城镇时,街道两旁人山人海,排烈整齐,秩序井然,农场广大干部、职工纷纷走出家门,队列中老兵佩带上了奖章,人们发自内心的欢迎老首长第18次来到852农场。

在欢迎的掌声中,小学生向王震将军献上了鲜花,王震将军拥抱亲吻了小学生脸颊,欢迎达到了高潮。

当晚,王震将军要接见农场各界代表,并共进晚餐。将军指示场领导:“要多让一些老铁兵代表参加。”

我也作为老铁兵二代坐在王震将军主桌边上一个桌上。

20年了,这些曾经跟随王震将军南征北战,在枪林弹雨中滚爬、打杀出来,又随将军风里雪里雨里开垦北大荒的老铁兵们,都已年逾古稀,鬓发如雪了。他们见到将军,真情流露,激动之情溢于言表,紧握着的手滚烫滚烫,狂跳的心颤抖激荡,有诉不完的情,说不完的话。晚宴上,王震将军站起来,充满激情地说:“同志们,我想念你们,我看望你们来了!”

群情激昂,掌声雷动,每个人都热泪盈眶,每个人都心潮澎湃,用掌声表达着对老司令员、老部长、老战友的感激和崇敬。

王震接着说:“请大家把酒满上,端起来,我这次到黑龙江北大荒来,是受党中央总书记、总理、军委主席指示慰问大家的。”

“铁道兵在一九五四年、一九五五年先修西藏铁路,以后修鹰厦铁路,还有两个师修兴安铁路。在当时嘛,军委有命令,这个命令嘛,是毛主席、周总理、元帅们下的。彭德怀同志是军委副主席兼国防部长,动员军队按照毛主席、周总理、刘少奇同志、邓小平同志、元帅们的指示,参加社会主义建设,就这样转业了,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军队在支援社会主义建设当中要当突击队,要担负艰苦的工作。

“铁道兵当时九个师,每个师都有转业的战士、干部。当时整编转业的有八五O、八五一、八五二、八五三、八五四,数下去,直到八五九。以后还有抗美援朝的同志,两个预备师,军官预备师。那个时候,年纪大了一点,这两个师也调过来了,是预备第六师、第七师。

“解放军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的,同敌人进行武装斗争,用艰苦奋斗、英勇牺牲的精神打败敌人;在社会主义建设中,以刻苦耐劳的精神和勇敢、聪明、智慧参加社会主义建设。同志们在这里吃了苦,同时也做出了很大的成绩,有功劳、有苦劳。现在中央领导同志让我来看望大家,要实行安定团结,长治久安。你们要在北大荒当好爷爷,你们儿子也在北大荒当好爷爷,你们的孙子也要在北大荒当好爷爷。你们将会在共和国的历史上写下光辉的一页。你们劳苦功高!你们为社会主义服务,为社会主义动,为社会主义建设贡献自己的一切!

为大家的健康,家庭幸福,干杯!”

众人喜笑颜开,同时举起杯,大声喊道:“干杯!干杯!干杯……。”

28日,王老出席农场的欢迎大会,当农场党委书记致欢迎词后,他就离开了主席台,他乘单车是去看那片他曾亲手营造的松树林了。我马上乘车赶了上去。

在王震将军观看松树林时,随车警卫不解地问:“这松树林有什么看头?”王震将军指着他同车而来的我妹妹黄鲜菊说:“这是当年我和她爸爸黄振荣场长,带着转业官兵种的幼苗,如今长这么高了。”

那是1962年3月,王震将军亲自率领复转官兵,在黑龙江省境内的虎林县至宝清县公路(简称虎宝公路)地段的现852农场场部地区南侧,栽下了这一片约3公里长的松树林苗。

主要原因是1956年王震将军一声号令,铁道兵第二师、第三师的7000多名复转官兵浩浩荡荡地开进宝清县南横林子地区,(南横林子后来也称白桦林)打响了“征服完北荒原”的战斗。

1958年,又有大批复转官兵及支边青年相继进场,投入到农场开发建设的大潮中来。人员大量涌入后,要盖房子做饭取暖等,因此,就需砍伐树木做建材或烧柴,于是大片的树木被砍伐,无数粗大的原始林木在“顺山倒”的号子中应声倒下。

1962年清明节过后的一个星期天早上,八五二农场场部地区的广播大喇叭突然响起:“机关干部职工同志们,听到广播后带上铁锹马上到办公室门前集合!”虽然已经退伍,但这里的老铁道兵、复转官兵们,都依然保持着革命战争年代军人特有的高度组织纪律性,并在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影响着前来这里的支边青年、移民和城市知青,正所谓招之能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听到广播后不到10分钟人员全部到齐并列队,管理科长张三海整理好队伍,把大家带到当时的汽车队西侧,“虎宝”公路的路边等候。

不一会儿,时任农垦部部长的王震将军和八五二农场场长黄振荣,从西边的树林里走了出来,他们身着一身褪色黄军装,两腿和裤腿沾满了泥浆,边走边向大家招手致意。

张三海重新整理好队伍后,王震部长开始讲话:“同志们,刚才我和黄场长到树林里走了一圈,看到树木伐倒不少,你们盖房屋,用树木取暖做饭是生活必须,但是不能光砍伐呀,这样下去要不了几年树木就会被砍光,林子变成了秃子,水土也要流失,到那时,我们怎么对得起后人,对得起子孙?常言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今天把大家请来,就是要栽树”他指了指路旁堆放的两大堆落叶松树苗,提高了嗓门继续说道:“把它栽下去,为后人造福。”

说干就干,将军的话音刚落,大家立即七手八脚地忙碌起来,有的清理杂草,有的挖坑,有的栽苗培土,有的浇水,各个兴高采烈,人人干劲十足,不顾大家的劝阻,王震将军也把袖子一挽,加入了植树大军的行列中。

这天中午大家都没休息,一直干到日落西山才收工。第二天,农场又组织场直属副业单位人员一起上阵,连续大干了4天,终于完成了“虎宝”公路两旁宽50米长3公里的植树任务。

紧接着,八五二农场的各个分场也陆续开展了大规模的植树造林活动。不久,一片片松树林、糖槭树林等赫然在目,一排排柳树、杨树也在八五二黑土地上落地生根。

王震将军见到这当年幼苗,已成钻天松林能不高兴吗?待农场领导和记者们赶到时,还见他站在郁郁葱葱,挺拔参天的松林边。农场领导做了如实的汇报,他频频点头非常的高兴,并对农场领导说:“植树造林,造福子孙,你们要把这件事办好。将军返回会场后,向与会做了重要讲话。

下午王老接见各报社记者时,又重提了植树造林的事,可见他对造福子孙的事多么的关心。受王震将军环保生态理念和忧患意识的影响,此后,每年春秋两季,852农场都会掀起植树造林热潮。如今当年半米高的松树苗已经长成30多米高的参天大树,为了表达对王震将军的敬仰和爱戴,852农场的人们就把王震部长留给北大荒的这片松树林称为“将军林”,并铸成“将军林”石碑,定为红色旅游区。农场大搞绿色城堡工程,绿篱工程,打造了“依饶”公路两侧百里绿色风景线,筑成了农场景观建设的绿色长廊。

“将军林”在852农场挺拔矗立,它既是王震将军高尚品格和革命精神的象征,也是八五二人民与将军患难与共风雨同舟的感情纽带,是八五二人的宝贵精神财富和精神动力,更是王震将军留给北大荒的一片绿洲。

每年“六一”儿童节和寒暑假期间,852农场中小学校都组织学生去“将军林”瞻仰、游览,上传统教育课。

当年各大城市返城知青回第二故乡——852农场回访时,都要到“将军林”下,和农场人共同回忆当年栽植“将军林”时的场景,缅怀将军的历史功绩。

异地安置,异地居住的老干部老铁兵,回农场探亲访友,也要来到“将军林”下观赏浏览,现在的“将军林”已经成了八五二人民纪念王震将军的革命圣地,也成了大家旅游观光的红色旅游区。

快到中午,王震回到852农场招待所,给农场题写五个题词。

在给我爸爸黄振荣墓题词时,将军用饱蘸墨汁的毛笔,在宣纸上给黄振荣的墓碑题词。当时,室内很安静,只有录像机和照相机的轻微响声。王震脸上流露出悲痛之情,挥笔写下了:

黃振荣同志之墓

王震敬书 一九八五年秋

如今,我爸爸黄振荣墓已成垦区北大荒精神教育基地。

中午,我陪同王震将军同桌吃完午饭,前导车又前行。在场部与汽车队交叉路口,将军又下车,观看那片野生的白桦林,这是将军刚题写的“白桦林公园”原生态一侧,也许将军脑海中又回忆起在宻林深处,初建南横林子镇的情景。

随后,车队向852农场蛤蟆通水库驶去。

蛤蟆通水库位于852农场境内,水域面积33.8平方公里,宛如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翠峦迭嶂的完达山北麓。它是蛤蟆通河流经完达山余脉的山谷筑坝而成,蓄水量亿立方米,是北京十三陵水库的两倍,是垦区最大的人工水库。

蛤蟆通水库大坝长800米,呈南北走向。大坝北端,有一座山峰,峰顶有一座纪念碑,碑座上镌刻着王震将军的亲笔题字:蛤蟆通水库。山峰南侧是陡峭的石崖,沿西面的山脚拾阶而上,站在崖顶的凉亭中举目眺望,东南方连绵起伏的完达山脉如黛的青山或浓或淡,如一幅笔势豪放、神韵饱满的水墨丹青;近处绒毯似的稻田,伸展着向东蔓延,呈现出田园诗画一般的静美。西岸呈太牙状的山尾插入水中,或深或浅的绿色层层铺展,山色与水色相连。浩瀚的水域向南延伸,天连着水,水连着天,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粼粼的波光。

湖中心有一小岛,名曰“月亮岛”,岛上山林挺秀。晴朗的早晨,从岛上向北望去,变化万千的雾团把沿山而建的宅区托在空中,恍若海市蜃楼一般。

水库中游弋着鲤鱼、鲫鱼、鲢鱼等十几种鱼类,其中“红肚囊鲫鱼”曾是历代朝庭的“贡品”,系三江流域之珍品。水面上丹顶鹤引吭高歌,天鹅、大雁等珍惜鸟类凌空飞翔。

蛤蟆通水库原址为蛤蟆通甸子,也叫蛤蟆通河,因盛产蛤蟆而得名。它发源于七虎林山的蛤蟆顶子西坡,全长86公里,像一条蜿蜒的玉带,或曲折地盘绕,或随意地舒展,缓缓地流入宝清县原东升乡 东部,注入挠力河。

过去的蛤蟆通,处处是沼泽地。由于这里苇草茂密,水源充足,春天,南来的大雁、天鹅便在这里栖息、踩窝、繁衍后代。

蛤蟆通河河道弯曲,河床狭窄而且高低不等,每到春季桃花水下来就泛滥成灾,淹没两岸耕地,干枯期河道不通。赫哲人称这条河流是“河道不通蛤蟆通”形容十分贴切。

这里曾是抗日联军活动的根据地之一。相传冬季大雪封山,找不到食物充饥的东北抗日联军便来到蛤蟆通甸子,凿开冰窟窿,将冬眠的蛤蟆从河底捞出,解了燃眉之急,渡过了难关。

1957年7月,为了根治水患,开荒生产,王震在852农场场长黄振荣的陪同下,第一次考察了蛤蟆通河的走向,吩咐黄振荣搞好水利建设,排除内涝,千方百计多打粮食。

1958年8月,王震第二次来到蛤蟆通考察,他对陪同的黄振荣场长说:“按我设想,水库一建成,这里就成了米粮川、打鱼湾、花果山啦。到那时,塞北变江南的梦想就成为现实了。”

密山勘测设计院勘测设计了蛤蟆通水库工程。1958年冬,水库破土动工,工地上红旗飘扬,歌声嘹亮,炮声隆隆,千人大战一冬春,到1959年4月桃花水下来之前,顺利完成一期工程。

1960年5月,王震第三次陪粟裕大将来蛤蟆通水库视察。经过了3个冬春的奋战,水库初步建成。将军望着如此壮美的湖光山色,无比兴奋,鼓励大家一定要将北大荒建设成塞北的米粮川。

1970年10月,852农场重新修建蛤蟆通水库。原按五十年一遇洪水设计,二百年一遇洪水校核的标准,改为按百年一遇洪水设计,五百年一遇洪水校核的标准。

1970年那个寒风凛冽的冬天,整整一冬的万人水利大会战,艰苦卓绝。工地上,隆隆的爆破声震耳欲聋。数不清挖折了多少锹、刨断了多少镐,拉断了多少绳,抬散了多少土筐。人们累酸了腰、磨破了手、勒红了肩、走痛了腿,眉眼结着冰霜,在冰天雪地里奋战。白天,寒风吹在脸上像刀割,手脚冻得像猫咬,飘飞的雪花落在午餐的饭盒里,喝水的嘴唇冻在了冰冷的茶缸上;夜晚,四、十号人挤在一个“地窨子”,任狂风肆虐地呼嚎,撕扯着头顶的茅草,偎依着取暖入睡……

1972年蛤蟆通水库大坝合垄,1974年修复工程正式完工,不但使下游的内涝水患得到了治理,还灌溉着附近的20多万亩水稻田。

此次,当车队到852农场蛤蟆水库大坝后,王震将军健步登上水库北山,眺望碧水清波,眼前已经成为他梦想中的“花果山、打渔湾、米粮川”,将军异常兴奋,亲笔写下“蛤蟆通水库”5个熠熠生辉的大字,留作纪念。

如今,蛤蟆通水库,已成为人们休闲度假的好去处,全国三次龙舟赛和全国钩鱼比赛在此比赛,蛤蟆通水库已成塞外明珠。

虽然以后我多次在黑龙江垦区,为多位国家和党领导人做过前导警卫仼务,但唯有这次为王震将军作前导任务,使我终生难忘,以笔记之。

赞(1) 打赏
«转载请注明来自父辈的旗帜 » 黄黎:为王震将军视察黑龙江垦区作前导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向北大荒开拓者我们的父辈们致敬

铭记历史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