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北大荒精神
向北大荒开拓者们致敬

纪念开发建设北大荒60周年|老兵故事 青春铸就军魂

纪念开发建设北大荒60周年|老兵故事 青春铸就军魂纪念开发建设北大荒60周年|老兵故事 青春铸就军魂纪念开发建设北大荒60周年|老兵故事 青春铸就军魂

青春铸就军魂

王春帮

岁月流逝,已到开发北大荒六十周年,作为参加朝鲜战场和开发北大荒的见证人,仿佛发生的一切就在昨天,脑海里残存的记忆慢慢清晰起来,在那硝烟弥漫,金戈铁马、血战疆场的残酷战斗和开发北大荒冰天雪地的艰苦经历,一幕一幕在眼前闪烁。我儿子王波林要写一写,那我就说一说。

我1933年出生在辽宁省盖平县新华大队新华小队的一户贫苦家庭。从十几岁就在当地参加了农会组织的儿童团,我一边给雇主放牛,一边为农会站岗放哨、查路条、通风报信、晚间上识字班、学习文化知识。1950年8月,在我十八岁那年,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值以美帝国主义为首的英、法、等16国组成的“联合国”侵略军,对北朝鲜境内上的军民进行了丧心病狂的狂轰滥炸,从城市到农村被炸的一片废墟,朝鲜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央领导核心集体,审时度势,集中全力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跨过鸭绿江

1950年9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彭德怀司令员的亲自率领下,跨过了鸭绿江,拉开了抗美援朝国际战争的残酷序幕…

1951年2月,我所在的64军192师和其他赴朝参战的志愿军全体官兵,从辽宁省安东市跨过鸭绿江到达朝鲜新益州、赶往三八线驰援。由于白天美国空军侦察机低空侦察搜集情报,轰炸机狂轰滥炸。为了调动保密、防止泄露行军路线,减少伤亡,部队只能白天到山岭丘地、稻田地、林地能伪装的一切地方休息,夜晚行军。有一次黄昏行军中,突遇敌机轰炸村庄和道路,我们冲上前去,紧急疏散修路的朝鲜父老乡亲并及时抢救一名负伤的朝鲜老大爷,帮助他包扎伤口。协助铁道兵修路队转移设备和物质。我们因为任务紧急,步行在蜿蜒崎岖的山岭丘地、茂密的森林山路和被敌机炸的坑坑洼洼残损破败的道路上,在极度困乏、饥渴、寒冷的条件下,急行军半个多月,到达三八线,稍事休整做战前准备工作。部队上下斗志昂扬,写请战书,志愿书、入党申请书,表示不怕任何困难、不怕流血牺牲,随时为祖国为人民献出生命和青春,保卫来之不易的国家安宁。

第“五次”战役

1951年4月22日,64军192师全体官兵参加了著名的第五次战役。这场战役历时五十天,是朝鲜战争中规摸最大、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次残酷战役。我所在的575团2营4连打到了三八线以南,汉城附近,汉城宫殿、街道尽收眼底,朝鲜统一在望。这时美联军突然从南往北大面积急速进行反扑,毫无防空能力的志愿军部队遭到美军飞机及地面坦克火力的密集轰炸扫射,部队伤亡惨重,但我团官兵扔顽强奋战。

由于我军缺乏空军配合,部队连续作战已经疲惫不堪,连队减员厉害,兵员不能得到补充,后勤补给存在困难,武器弹药和粮食严重不足。美军切断了我军的后方道路和军需供给,直接影响到各部队给养弹药和物质供应,形势十分危机。志愿军司令部在全面分析作战态势后,作出了志愿军全线作战部队,放弃攻打汉城,当晚整体撤离到三八线以北的决定。

我所在连,经过几昼夜的行军,撤离到南韩山岭地区的一个叫金山的高地,营长命令副教导员带领一个排前去金山高地设伏,观察敌情,便于阻击敌人,掩护大部队转移。副教导员亲率一班,在金山高地山岭左前方石砬子中设伏阻击敌人、二班由班长带领,在山岭右前方高地设伏观察敌情,压制敌人。司务长兼代理排长(由于无粮食做饭,炊事班全员上前线)和我在后方侧翼负责掩护支援前方,向后方通报战情。三个方位成品字形,互相支援。在坚守金山岭高地时,由于几天几夜没有吃喝,战士们早已饥肠辘辘、冷风侵入到身体,冻得瑟瑟发抖,副教导员突然大喊一声,“发现敌人”只见大批美军向山上包围上来,在距离三十米时,副教导员一声令下“打”,霎那间,战士们的步枪、冲锋枪、机枪射向敌人,手榴弹扔向敌人,阵地顿时炸成一片火海,当时干倒了七八个敌军,敌人的惨叫哀嚎声不断。一批又一批敌军不断增援,他们凭借着优良的武器和数倍于我的人数,向我军阵地猛扑,榴弹炮轰隆隆向我军阵地炮击,炸弹如雨点般散落下来,各种枪弹密集射出,我的老乡小金被敌军枪弹射中,不幸壮烈牺牲,机枪手也中弹身亡。司务长和我在后面紧急支援向敌人射击,枪管打红了,就投手榴弹,凭着顽强的意志和信念,在副教导员带领下,打死打伤敌人二、三十人、击退敌人数次进攻,我阵地只剩不到十人,子弹,手榴弹所剩无几。面对严峻复杂的局面,副教导员要求大家打到最后一人,为后续部队转移留下时间。由于后勤给养被敌人封锁,弹药粮食迟迟上不来,当战士们筋疲力竭时,敌人再次发动全线进攻,炮弹密集向我阵地铺天盖地袭来。敌军向我阵地猛扑过来,副教导员在石砬旁指挥战斗,不幸被炮弹片击中头部,一条腿被炸断,奄奄一息,我们边战斗边赶紧实施抢救,由于伤势太重,没有救护包扎措施,只好背起副教导员向山下树林撤离。司务长(代理排长)带领我,借着茂密树林掩护,向左侧山岭高地快速移动,对敌人猛烈还击,我向敌军扔出爆破筒,又投出2颗手榴弹,掩护战友和副教导员尽快撤离。由于伤势太重,走出阵地后不久,副教导员就牺牲了。我们最后五人撤到营部,及时向营长汇报了战况,并将副教导员遗体抬回营部后方安葬。金山阻击战打退了美军的多次疯狂进攻,拖住了敌人,为大部队转移赢得了宝贵时间。

德寺里阻击战斗

1951年9月,美军凭借空中优势,对志愿军防御阵地展开了“秋季攻势”,对志愿军后方补给线进行了狂轰滥炸、炸断桥梁和交通运输线、物质弹药供应不上,后勤补给情况异常严峻。美联军一度推到了三八线以北,战斗形势使德寺里有马上就要被攻破的可能,志愿军64军192师克服种种困难,集中优势兵力和弹药,下定决心、止住敌人进攻的步伐。炮兵团于4月下旬凌晨向美军阵地发起总攻。在志愿军炮火掩护下,192师全体官兵向美军占领的山峰阵地发起猛烈进攻。我575团2营担负的任务是向三个山岭无名高地进攻,拿下该高地,为后续部队扫平前进的道路。2营4连向另一山岭发起进攻,敌人的机枪、卡宾枪向山下疯狂射击,手雷向山下扔去。在连长李永军和指导员的带领下,各班排战士在爆炸和呼啸的子弹中向敌军攻击。我和班长冲到敌方阵地前沿用炸药包和爆破筒,炸掉一个喷着火舌的机枪掩体,掩护战友们攻克一个又一个战壕。当连队攻克无名高地向山坡下冲锋,快到沙石公路旁时,美军的三辆坦克和敌人从前方急速向美军山头阵地增援,炮火机关枪向我连猛烈开火,连长命令各排战士凭借树林、山岭分散转移,避开敌方火力,战友们隐藏在公路旁荒弃稻田坝地水沟旁一天一夜,第二天凌晨敌坦克离去,战友们继续赶往前方连队,攻占美军山头。在次战役中192师全体官兵向美军阵地推进十公里,打退了敌人的多次疯狂反扑,全师共歼守敌大部,毙伤俘敌660名,完成了野司交给的阻击美军进攻的任务。

马连山阻击战

在战场上得不到便宜的美军司令官李奇微,不顾日内瓦化学武器公约,惨无人道的命令所属美军炮兵部队,在马连山中线向我志愿军阵地释放化学武器—毒气弹。

同年10月,清晨8点左右,美军炮兵部队在马连山中线,突然向我军阵地上轰炸,瞬间毒弹四溅,炸弹爆炸出刺鼻的味道,充斥着天空和地面,红色的、篮色的、绿色等多种颜色的毒气弹、燃烧弹、凝固汽油弹铺天盖地向志愿军阵地狂泻而下。连长命令战士们迅速用简易的毛巾蘸着水,捂着鼻子和嘴防止毒气,毒气弹过后,一个营的美军在飞机大炮轰炸掩护下,向我575团2营4连阵地蜂拥而来,连长叮嘱战士们要“要沉住气、隐蔽好、放近瞄准打”,我们充分利用简易坑道、壕沟、防空洞,向美军狠狠射击。美军炸弹把高地碗口粗以上的树全部炸成碎片,石头炸成了粉状,炸弹炸出的坑深达五、六米,宽度达十米左右,山头被炸弹削平,燃烧弹、凝固汽油弹高温达上千度,烤得人脸头发焦糊,脸上身上腿上全是烧伤和炸伤,我连经过3天3夜的激烈拉锯战斗,凭着坚强的战斗意志打退了敌人五次的疯狂进攻,击毁击伤坦克多辆,致使美军无力发起攻击。

经过朝鲜“第五次”战役和“三八线”阻击战、马良山、余连山、无名高地阻击战等多次战斗,我在战斗中逐渐锻炼成长,每次都积极完成上级交给的各项战斗任务,为祖国决战沙场、奉献自我、铸就军魂。经组织考核,1951年8月由王化英同志介绍我加入团组织。1952年2月5日,一个令我终生难忘的日子,在“三八线”战场,经机枪班班长纪求耳同志、班长高啟贵同志介绍我火线入党。

无名高地阻击战斗

1952年4月的一个夜晚,当人们都在酣睡之中。突然,美军在晚八点钟左右,向朝鲜无名高地中线发起疯狂的炮击,万般寂静的夜晚瞬间被重炮震醒。敌军轰炸一波接着一波,炸弹震的防空洞哗哗的往下掉土,灰尘充斥着洞内,志愿军战士,呛得咳嗽不止,用毛巾堵着嘴,大约30分钟轰炸过后,敌人在坦克的掩护下,黑压压一片向山上疯狂袭来。连长在刚出洞的霎间,一颗炮弹在他身边爆炸,弹片瞬间就切断了连长的耳朵和左边脸部,我立刻和战友们把连长抬下去,并带领战友们用所有的武器向冲上来的美军猛烈开火,60炮、火箭筒向敌坦克轰击,炸药包、爆炮筒向敌群扔去,就在我向敌军激烈射击时,右大腿根部被敌机关枪穿透,血肉模糊,鲜血顺着腿部流到了脚底,我强忍巨痛,简单包扎后,一条腿斜爬在阵地和战友们一起向敌人射击,直到再次打退敌人的疯狂进攻。我被担架队抬了一夜到达后方,第二天在575团后方医院看到了负伤的连长,连长见面第一句话急问:“小王,阵地守住了吗”?“守住了,连长,我们打退了敌人两次进攻,坚守住了阵地,美军发不起进攻了,可是,我们……”我一时哽咽了,“怎么了,说呀!”连长急切地问道,“就是连队伤亡人数大了些,不少战友都牺牲了”我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连长的眼泪此时也流了下了来。

归国治疗

我在朝鲜战场负伤后,于1952年4月中旬,乘坐运伤病员的火车到达吉林省通化市,经过简单消毒包扎处理后,转运到吉林省安图县明月沟镇,东后第十四陆军医院三队修养治疗,治疗期间,得到了军医张文振同志耐心细致的救治,控制住了伤情。

经过六个月的治疗,伤口逐渐恢复并能下地走路。由于我在住院期间表现优秀,也因为我的身体状况已不宜再返战场,因此,正式留在第十四陆军医院做护理员。1953年8月,因工作需要,调到炊事班做炊事员工作。1954年9月又从三分院调到总院。在以后的几年里,我随同“五十二医院”从吉林省敦化市调防到福建前线闽侯县甘蔗镇,隶属于福州军区,继续从事后勤给养员工作。

1958年,第“五十二预备医院”和十万转业官兵来到北大荒,垦荒建点。我被安排在饶河县东安镇,从此,扎根在这片黑土地上。

现在我生活的很好,健康幸福,也时常回忆抗美援朝时的炮火硝烟和垦荒过程中的艰难岁月,时常想起和我并肩作战的战友们,我愿世界永远和平,祖国兴旺发达,繁荣昌盛,人民生活幸福,这就可以了。

纪念开发建设北大荒60周年|老兵故事 青春铸就军魂

图文 / 王春帮

编辑 / 高晓峰

纪念开发建设北大荒60周年|老兵故事 青春铸就军魂

▶ 蓝江绿城 丹史饶河 ——走进饶河农场

▶ 在这冷透了的寒潮中,你们的身影最美

▶ 北大荒70年 | 我在饶河农场等着你回来

▶ 我们饶河农场人,今天,有一句话要说….

▶ 如果可以,我想带你来饶河农场 … …

▶ 请记住我们的好,或者记住我们就好…

▶ 回溯50年,饶河农场说…

▶ 饶河农场 | 秋之画卷

▶ 此生无悔入华夏,来世愿在种花家

▶ 石痴王奎的匠人之路

▶ 你所有的轻松,都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

▶《俺们饶河农场人》 第一集 你怕媳妇吗?

▶《俺们饶河农场人》 第二集 小时候父母打你都用什么武器?

▶《俺们饶河农场人》 第三集 婆媳打架你帮谁?

▶《俺们饶河农场人》 第四集 妇女节特别篇

▶《俺们饶河农场人》 第五集 七夕节特别篇

纪念开发建设北大荒60周年|老兵故事 青春铸就军魂

赞(0) 打赏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向北大荒开拓者我们的父辈们致敬

铭记历史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