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北大荒精神
向北大荒开拓者们致敬

黄黎:怀念敬爱的王震伯伯(在纪念王震将军110年诞辰上的发言)

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公安交警支队原副支队长黄黎

尊敬的各位首长、同志们:

2018年4月11日是王震将军诞辰110周年,在这次召开的纪念活动中,让我发言,我心中难以平静,王震将军做为爸爸黄振荣的老上级、老领导,和爸爸共事37年,对北大荒的开发建设,对我们全家的关怀永志不忘。
我爸爸黄振荣1931年参加江西宁都暴动后不久,从湘赣军区、红六军团、三五九旅、铁道兵期间,王震将军一宜是爸爸老领导。

1955年初冬,王震将军把我们全家接到他家中,让爸爸去东北安置转业部队,从此,我们全家和北大荒结下了不解之缘。
1956年3月13日,爸爸带着三名铁道兵干部,按着王震司令员主攻指令,走向完达山北茫茫雪原,敲开了南北干里范围内的完北荒原大门,初探荒原,摸清了完达山北麓有300多万亩可垦土地,爸爸立即拟写电文,向王震司令员报告,请求大军北上。

王震司令员随即从北京来电:

你们深入山北地区,行动迅速,意志坚强,很好,目前转建部队正在整装待命,大量机械已经集中完毕,即将向你们垦区进发,望务于5月10日打通虎林县到宝清具直达公路,以便迎接部队到来,祝你们胜利。铁道兵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王震。
为了落实王震司令员打通虎宝线的命令,先头部队十几个连队,二千多名官兵,在120公路线上伐树,烧树根,打下了48座干古荒原第一桥桩,保证了5月10日全线通车。随后,在王震司令员安排下,成干上万的拖拉机、军用汽车,满载着农业机械,通过这首条军垦公路,陆续到达完达山北。

6月1日,王震司令员在完北荒原开荒典礼上,宣布了铁道兵八五O二部农场成立。他坐上领头的第一台拖拉机,命令拖拉机手开车,沿着将军的手势,谭光友手握操纵杆,开出了千古荒原第一犁。犁后翻出黑油油的土地。

随后,王震司令员在爸爸陪同下,走遍了遍地荒草的现八五二、八五三、五九七农场、迎春和东方红两个林业局所有地方,选定了八五二农场场部位置,蛤蟆通水库库址,并亲自为现八五三农场连队起名为黎明新村。

在王震司令员安排下,七千多铁兵在完达山北摆开战场,当年开荒20多万亩,官兵们住进了营房,随后八五二农场还扩建了八五三、五九七农场。
王震司令员从1956年到1990年,19次亲临八五二农场,1956年底,他在大雪封路情况下,从宻山铁道兵农垦局顶风冒雪,几百里坐拖拉机爬犁上,到八五二农场给官兵们拜年,还多次到八五○、八五二、八五三等农场过革命化的春节,与职工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同甘苦、共患难。

当我刚刚懂事的时候,每当我家灶房飘起油波辣椒面的香味,这就意味着王震将军要来了。将军到后,往往立即和爸爸黄振荣等人,到荒地去视察。晚饭时经常带着滿脚的黑土或泥水返回我家中。这时场内老红军伯伯李佳莲、匡汉球、苟戴坤,有时还有外场的余友清伯伯也来到我家,吃完必不可少的油波辣椒面,他们围坐在桌子,借着马灯灯光,对北大荒的开发展开了热议。一直持续到深夜…,我往往拌随着这种声音进入了梦乡。

在将军带领下,在北大荒荒原上,14转业官兵、5万知识分子、20万支边青年、54万知青来了,为缺粮新中国,屯垦戍边种地来了。
将军每次到八五二农场,少则几天,多则几个月,操劳农场开发建设。当拖拉机因雨季陷车时,他和战士们一起扣五桦犁上的大泥,他亲手在农场办公室前栽下一颗红松,随后又在农场带领官兵重裁一公里松树林,绿化了农场。

1960年春天,王震将军第三次到蛤蟆通水库视察。吃饭时吃包米面大饼子,喝野菜汤,连一点油星也见不到。爸爸黄振荣见王震费劲地嚼着大饼子,关心地说:“部长,你能吃得下吗?”将军说:“总比咱们红军长征时吃草根、树皮强!”接着又说:“条件越困难,我们当领导的心里越要装着群众,要设法不叫他们挨饿,要树立信心!”

他重视北大荒的人才建设。创建了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并兼任第一任校长。

在他亲自关怀下,北大荒转业官兵自编自演了一部话剧《北大荒人》,并由北京电影制片厂拍摄成北大荒第一部电影,在全国公开放映。从此北大荒人名声传遍国内外。

在他亲自关怀下,接纳到北大荒的丁玲、艾青这些“右派”们,充分发挥他们的技术专长,保护了一批有影响的各行各业的特殊人才。

他关怀北大荒的报纸《农垦报》。从创刊到办报,四次题写报头,三次视察编辑部,对报纸的报道多次作出指示。

他光明磊落,人格魅力卓越。1961年春节前,黑龙江垦区让火车托运来一头肥猪。将军发现了,立即通知农垦部食堂管理员拉走,让机关的同志过个好年。将军的炊事员陈师傅回忆说:“那时王老家五口人,每天凭本只能买五毛钱肉,正是过苦日子的时候。我要砍下两斤,王老坚决不让,眼睁睁让拉走了。”

他多次指示农垦局的领导,要他们关心解决职工生活困难问题,要把伙食成本降到每月六元钱。当有的同志提出职工伙食每月六元钱怕吃不下来。他说:“食堂可以种菜、养猪、磨豆腐,可搞综合利用、粗粮细作,不一定每餐都吃白面。”各农场、生产队食堂很快实行月伙食标准六元钱,职工、家属都感到非常满意。

他为黑龙江垦区,上百个大型国营农场建设沤心历血,亲自指示,过问,足迹踏遍黑尤江省的三江平原和松嫩平原。他亲临云山水库抬筐运土,要求把蛤蟆通水库建成米粮川和打渔湾,两座大型水库按期完成,达到了将军的要求。

他亲自调动兵力,修建了宻山到东方红农垦铁路。

1960年,王震将军亲自指示爸爸,把湖南老家他亲妹妹王招庆举家北迁八五二,要求安排普通工作,仅送其妹一锄、一镰、一件皮大衣,并告之,锄镰用以自力,皮衣用御寒风,王招庆在八五二农场一呆就是16年,没有给予任何特殊照顾。

而对诗人艾青,则任命为八五二农场示范林场副场长,在当年发配至北大荒的1500多人右派中,担任领导职务的,仅艾青一人,将军的温暖,帮艾青操笔度过北大荒漫长的冬季。
王震将军对老部下爸爸黄振荣怀着浓浓的深情,爸爸在农场安营扎寨工作基本完成时,中央军委三次电报通知爸爸回京报到,另有任用,王震将军在农场工人倶乐部大会上说:你黄振荣想走,走不了,北大荒需要你,你死也要死八五二,埋在南横林子,我死后,也不埋在北京,埋在八五二和八五四将军岭下的松树林中,也不要人悼念我们,力挽爸爸扎根农场,干一番事业。
文革中爸爸黄振荣惨遭迫害,真死并埋在南横林子,这是将军万万没有想到的裴冤方式,伯伯心痛啊!

1985年,王震将军第十八次来到八五二农场,伯伯触景生情,陷入悲痛的怀念中,爸爸黄振荣再也不能向他敬礼,汇报农场开发工作了。爸爸奉将军命令来北大荒时,完达山北荒原地无一垄,含冤走时,身后给共和国留下良田百万亩,伯伯为爸爸办好最后一件事,亲自题写了“黄振荣同志之墓,王震敬书,1985年秋”的碑文。

1990年8月,担任国家副主席的伯伯,第十九次来到八五二农场,委派王季青老人家带着后代,代表伯伯,给爸爸扫墓,重情重意的伯伯,感动了八五二农场几代人。

3日下午5时, 将军要和八五二农场老兵和农场职工告别了,,欢送的群众从四面八方汇集到通向迎春的大道两旁,情绪激扬,却井然有序。王震副主席乘车来到十字路口,他让司机停车,自己走下来。王震副主席站在那里,他望着依依惜别的群众,深深地三鞠躬后,大声说:“同志们再见!”

顿时干部群众和王老依依惜别的心情,化为晶莹的泪珠滚滚而下,“,他们发自内心地高声呼喊:“王老再见!欢迎王老再来……。”

王震副主席大声说“只要我活着,还要到八五二农场来”,这是王老留给八五二农场人民和他的老兵们最后的一句话。”

王震将军再一次离开了北大荒,再一次别离了黑土地,人们期待着他再回来,人们渴望着他回来,因为,他的心跟这块热土贴得太近了,太近了。可是,他再也没有回来……

1993年3月12日,王震伯伯与世长辞,2007年12月24日,王季青老人家也辞别人世,这二次,我做为铁兵第二代和北大荒第二代代表,先后赴京诀别老人家。

在缅怀王震将军在北大荒的丰功伟绩同时,我也想起王季青老人家。做为将军的夫人。她同样关心着北大荒,关心我们这个家庭。她生前四次来过北大荒。和我这个晚辈成忘年之交。
1985年,爸爸黄振荣历史冤案终于平反。王季青夫人在征求王老同意后,指示唐玉、李慎明秘书,以王震办公室的名义,批准我们全家定居省农垦总局,并把批件转批农垦总局领导。
她老人家重视北大荒的教育事业。

从1996年起,她多次坚持亲笔给我写信,委托我把她购买的物品和现金,转交给垦区贫困学生。

2002年5月24日,王季青老人家听讲北大荒仍有1000余名学生上学困难时,老人家为孩子们题写了一段勉励的话:北大荒的贫困儿童,你们受苦很多。但是你们都是经过艰苦缎炼的、意志坚强的青少年,所以你们也是光荣的、自豪的。希望你们继续努力,成为中国发展建设有贡献的人才,祝你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1996年,王季青老人家听说垦区有一部份贫困职工的孩子,大学上的艰难,便两次卖了自己收藏的字画,和王老抚恤金5万元钱,寄给了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八一农垦大学以此钱为基础,成立了王震助学基金会,常年扶持优秀贫困大学生上学。

1996年到2002年,为八五二农场贫困生捐款八次,受资助贫困生258人次,累计金额105400元。20床被子,捐赠衣服200余件,笔2876支,作业本600册。连续九年替学校订“求实”杂志72本。赠照相机一台,作为教学用具。

另对八五0、八五三农场贫困学生,赠六万元钱和一些学生用品…。

在两位老人家去世后的日子里,王伯伯对我儿子黄松博的讲话,时时迴响在我的耳边:你爷爷黄振荣在北大荒当了爷爷,你爸爸将来在北大荒也要当爷爷,你将来也要在北大荒当爷爷,要在北大荒再继承下去••••••

我想汇报王伯伯,您的老兵我的爸爸黄振荣、妈妈赵英华,尊照您的指令,己全安葬在北大荒,和您们两位老人家隔完达山相望,忠魂永驻北大荒。我家三代人,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也尊照您的指示,留在了北大荒。

如今,王震伯伯已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他的音容笑容已成我们永恒的回忆,但他老人家心系黑龙江垦区开发建设,念念不忘北大荒后代的无产阶级情怀,将使我们北大荒第二代、第三代永志不忘!
逝者已逝,精神永存

王震将军及王季青老人家永远活在北大荒农垦人心中!

我的发言完了,谢谢大家。

2018年4月11日

注:本发言文稿由黄黎先生特别提供,特此向黄黎先生致谢。

«转载请注明来自父辈的旗帜 » 黄黎:怀念敬爱的王震伯伯(在纪念王震将军110年诞辰上的发言)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向北大荒开拓者我们的父辈们致敬

记住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