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北大荒精神
向北大荒开拓者们致敬

张鸿:《荒原梦忆》第一章黑土地之五 水

水–生命之源,是人们离不开的最普通、最不值钱但是最宝贵的资源。沙漠里的人们体会最深。地处三江平原湖沼遍地的北大荒到处是水,但从北京下放的喝惯了洁净自来水的我们,下车伊始就尝到了这里的水,腥?臭?怪?一种说不清楚的滋味,四十六年了,仍深深印在我的大脑中。

因为这里低洼,它是我国的最大一块湿地,地表水很浅。这里的生产队多用压水井,向地下打一根几米长的钢管水就很容易压上来了。压出来的水也是碧清的,但过几分钟在太阳下一照表面一层油花,油膜反射了彩虹般的五彩光线。烧开了水就变成淡赭色的了。里面浮着许多细小的赭色颗粒。沉淀了一喝有股腥味,是鱼腥、草腥、土腥味就谁也说不出来了。原来这千古荒原上腐烂植物太多了,地表水中溶解了大量的有机质,今天应称之为富营养水吧!去喝这种水,一口都难以下咽,竟有人水土不服,不久就拉肚子了。为了战胜北大荒,第一个要战胜的就是这里的水,煮饭、烧汤、蒸馒头那样不用它。下放的官兵们把这也当成了考验,不久也就习惯了。用它洗出的白衬衫也都泛黄失去了本色,小事一件再也无人计较了。

这里小的湖泊星罗棋布,大的比操场还大,小的不过二、三十平方,四周不是草地就是沼泽,夏季水是相通的,里面不仅有浮萍还有许多小虫子。在田间作业时送水的若是不到,渴极了我们也会到水泡边,用手捧着水喝,连虫子带水一起喝下,因为出汗多,很快排出,因之拉肚的倒不多。连部附近的几个大点的水泡子又成了我们洗被子、夏天洗澡和游泳的乐园。草深人少,男女在不同方向并派人站岗,男同志赤条条的也无所顾忌了,静静的水面还干净,下去一扑腾沉渣污泥都起来水就混浊不堪了。

严冬时虽打在食堂里的压水井也有几次冻死了,河湖全都封死,冰层有一米多厚。只好铲雪,将雪化了烧开再吃,洗脸也就经常免了,直到68年总场盖起了澡堂子,十年了许多人才第一次洗上了真正的热水澡。

62年我到农场中学任教、也成了家,才喝到了清凉甘甜的深井水。我家旁的水井在山坡上,井深三十多米,辘轳要摇几十圈呢?从此每天一担水成了我的专利,上下坡各一百多米早也就习惯了,但冬日井台结冰地很滑,不小心人仰桶翻那可真危险啊!但这井水是从石缝中渗出汇集的,真像如今的矿泉水一般,终年几乎都是摄氏四度,喝上一口沁人心肺,夏天喝冷井水也不会拉肚子。因为水的金贵,我夫人成了节水模范了,全家十几件衣服加一床被子洗净了只需用一担水。我若是病了或有事外出喝水就成了问题,好在左右邻居全是战友,不用打招呼他们看见了也会送上一担水过来的。

一九七八年后,场部在小山顶上建了水塔,又铺设了地下管道,管子都埋在地下两米以下,这样深冬天才不会冻坏,我们终于喝上自来水了。许多连队也打了深井,有的还建了水塔。农场建成了两万多亩的水库,引来清沏的河水,不仅解决了人畜饮水,还成了垦区的水稻大场,成了山青水秀的小城镇,成了北大荒的鱼米之乡。

«转载请注明来自父辈的旗帜 » 张鸿:《荒原梦忆》第一章黑土地之五 水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向北大荒开拓者我们的父辈们致敬

记住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