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北大荒精神
向北大荒开拓者们致敬

张鸿:《荒原梦忆》第一章黑土地之三 踏荒

机车刚刚忙完了春播,除留两台准备中耕培土外,我连其余四台大型拖拉机立即投入开荒战斗。六月初我被连里任命为统计员,与王连长、刘指导员、士(河南有这个姓)技术员一起住进了连部。王连长在部队是空军某师作战科长,大尉军衔,办事雷厉风行。一上任他就带着我和小士踏荒去了。我连现有农田七、八千亩,周边还有万把亩荒地可以开垦。为了下一步开荒战斗心中更有底,王连长一连几天带着我们踏遍周边七、八公里的每一片荒原。

踏荒这一天,我们吃了早饭就出发了。王连长大步流星走在前面,我扛着一把两脚规似的量地用的木弓子,小士则杠一把铁锹,每天向一个不同的方向走去。下了大路就进入了荒草甸了,这里地势低洼平坦,一片片胳膊粗细的柞树、白桦等组成的次生林子像孤岛似地散落在草原上。林地地势略高,周边的土地长满了榛条、扫条等小灌木和五花杂草。这种林间草地腐植质含量高,土地肥沃,无需排水,翻耕、耙碎后当年就能打粮。林地四周地势略低,夏季有浅浅一层水。长着齐腰深的小叶樟,这是荒原的主体,只要挖好排水沟也是很值得开垦的。而水更深俗称大酱缸沼泽布满塔头墩子,长满龙须草、乌拉草,水下全是千年草根,盘根错节交织成几十厘米厚的“地毯”,不小心踩漏了,几米深的水没了顶,是要被淹死的,没有开荒的价值。

看到林边五花草地估计能有几百亩,离大路近又没有沼泽阻断,我们就会停下来,先是走走看看,再找几个点一锹下去看看黑土层厚不厚、肥不肥,树根疙瘩多不多。这时我就从东到西,从南到北用木弓子走几个来回边走边量,在小本子上记下长宽约数,算出面积。三人研究一番王连长会高兴地说:好,算一块,开好了,就叫第×号地吧。

大草原表面看似乎一马平川,但走起来却是在杂草丛中深一脚浅一脚地十分费力,穿过有水的草地或小心翼翼地越过沼泽边时,卷了裤腿,鞋还是湿透了。蚊子、牛虻、小咬又分时段轮流向我们进攻,忘了带防蚊帽一会儿脸就咬肿了。特别是无风阴天或黄昏后,一团团千万只小咬围着头转,向头发里、耳朵里、鼻孔里钻,咬得你又痛又痒、五心烦躁。多次听到林中的狼嚎,也见到从林中窜出来的獐、狐、狼、狍子。好在三人同行白天也不必害怕。偶而从草丛中钻出个兔子我们会将锹甩出打它,虽一无所获但引得我们一阵兴奋。夏日里草原上一片片的野花五彩缤纷,黄色金针花(俗称黄花菜)、粉色的野百合、紫色的兰花、伞状的当归、和许多叫不上名字的野花一片一片的。哪个城市里也没有这么大的花园,空气中充满了青草和野花的芬芳;哪个氧吧也难吸到这么好的空气,深深地吸上一口,真是沁人肺腑。高兴了我们会高唱一曲,心中有说不出来的惬意。连平时不苟言笑的王连长也会跟我们一起大吼几声,好在周围十里、八里也没有一个人,有谁会笑我们呢?

回到连部我们又累又渴,必然是先喝上一大杯水,换下湿透了的鞋子再到食堂打饭,往往别人早就吃过了。王连长叫我画好地块的草图,心中盘算着,过几天派哪几台车去开荒,不久我连又将添几块良田了。

«转载请注明来自父辈的旗帜 » 张鸿:《荒原梦忆》第一章黑土地之三 踏荒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向北大荒开拓者我们的父辈们致敬

记住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