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北大荒精神
向北大荒开拓者们致敬

李明达:抗战老兵赵树堂 枪一响只顾全力以赴往前冲

9岁那年,因日本入侵,他的父亲被征兵带走,母亲绝望地离开了家;

16岁那年,为保家卫国,他参加了八路军,从此一生戎马倥偬。建国后,他响应国家号召,从老家河南来到荒无人烟的北大荒,带领大家在荒地上开发了两西余万亩的良田。

如今,90岁的赵树堂在养老院颐养天年,他开始坚持在有空的时候写下自己的经历。

他想告诉后人:记住历史,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为保家卫国他16岁参军

今年90岁的赵树堂,是安阳市内黄县井店乡世上村人。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揭开了全国抗日战争的序幕。随后,全国大范围展开征兵。赵树堂的父亲于当年加入了国民党的远征军,而母亲因承受不了压力离家出走,留下年仅9岁的赵树堂。

“日军天天来扫荡,他们的‘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残忍政策,让我们都没有了活路。”赵树堂说,眼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别提对日本人有多痛恨了。

1944年,八路军来到赵树堂家乡征兵,一听说是要去保家卫国,赵树常二话不说就报了名。训练一个月后,赵树堂于当年4月份被分到冀鲁豫第四军分区八路军第十六团。
“打跑了小日本,我们才能保住祖国,有 国才有家呀!”从此,赵树堂开始了保家卫国南征北战的军旅生涯,也是从那时开始,赵树堂才真正感到自己的价值所在。

枪一响只顾全力以赴往前冲

1944年4月份,在滑县道口个叫做双村营的村庄,赵树堂所在的部队与已经投靠汪伪的孙殿英部队及日军战斗,这也是他从军生涯的第一次战斗。

“当时我们集中了十六团、二十一团、七团和八团等,和孙殿英的部队打了一夜,”赵树堂说,最终他们将孙殿英所带的团消灭了。

天亮后,正当赵树堂他们准备松口气时,突然有大拨儿日军靠近。“这时我们才明白,原来孙殿英部队和日军勾结,等到我们筋疲力尽的时候,日军再来坐收渔翁之利。”赵树堂说,为了保存实力,也因为一夜的激烈战斗,八路军武器已经所剩无几,他们撤离了部队。

第一次战斗,最害怕的时候是没有枪声时,黑黢黢的,也不知道敌人在哪里。”是心里没底的害怕,你不知道敌人在哪里,很可能下一秒或者下一步就会遇到敌人。”

赵树堂说,但只要枪一响,就什么都不害怕了,听着排长的指挥,脑子里记着老兵说的话“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一个”,就只顾一个劲地往前冲。

血战最后全连只剩他一人

从军多年,赵树堂历经大小战役无数,但1944年年底,和日军的一次对抗,却是赵树堂心中永远的痛。因为这是他经历过的最悲壮的战斗,120人的连,到最后只剩他一人。

1944年12月底,赵树堂所在部队转战到了浚县,存那里遇上,一伙实力强大的日军,对方当时是500人的一个营。

赵树堂说.当时已经是冬天了,而且天空渐渐飘起雪花,气温降到零下10摄氏度左右。物资本来就匮乏,大多数八路军穿的还是秋衣秋裤,被冻得瑟瑟发抖。

不过,没有一个人退缩,大家始终坚守在阵地上,吃又干又硬的玉米面馒头,喝被自己身体融化了的雪水,等待反击的最佳时机。

然而,战斗激烈,突围难度之大,还是出乎意料。敌军碉堡里机枪喷出的火花压制得队伍根本无法前进,战斗中剩下的80多名战士,在冲锋的瞬间倒下了一大片最后只剩下包括赵树堂在内的5个人。谁知道后来又遇上了日寇据点,存曰军机笑枪扫射的时候,身旁老正好心地将16岁的赵树堂护在了身下,等到一切声音停止的时候,赵树堂爬了出来,看到身边都是战友的尸体,只有自己活了下来,赵树堂欲哭无泪。

“别人都牺牲了,而我竟然趴在战友的身下逃生了。”赵树堂说,他也想过要去和日军再拼一拼,但凭借一己之力,等于去送死,于是,他忍着满腔悲痛,沿路北上寻找大部队.之后,经过三番五次辗转,他终于在上海与部队重逢。而就在这时候日军投降的喜讯传来满脸胡碴的赵树堂蹲在地上痛哭不止.这一次是喜极而泣。

开荒30年万亩荒地变良田

一排排欧式风格别墅式住宅、宽敞笔直水泥路、到处弥漫的繁华城市的气息、绿草如茵一派祥和的居民区…这是如今在农垦859农场随处可见的景象。可是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以前,这里却是出了名的“北大荒”。

“北大荒啊真荒凉。黑油油的土啊草茫茫。又有兔子又有狼,就是缺少大姑娘。”这首民谣,唱出了千百年来这亘古荒原真实荒凉的景象。赵树堂说,新中国成立后,为了响应国家号召,1954年他申请调到北大荒,来到铁道总部859农场进行开荒工作,这一干就是30年。

赵树堂说,“气候寒冷,地广人稀,野兽出没,泡沼棋布,荆莽丛生”是北大荒最真实的写照。

初到北大荒的他们住帐篷、马架子、地窖子.吃高粱米、玉米面和野菜,渴了就俯身喝口荒原上的积水。冬天要抵抗零下30至40摄氏度的严寒,夏天要忍受荒原的潮湿和凶猛的蚊虫。
说不苦那是瞎话,真受了大罪了,尤其是冬天睡觉时被窝里还有冰冰碴呢,我现在的老寒腿就是那个时候落下的。”赵树堂说,可当时心里有一股子干劲。

就这样,赵树堂所在部队,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8509部队,在那里一待就是30年,愣是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开发了一望无际的肥沃良田——横跨饶河、抚远两县的859农场。目前农场总控制面积203万亩,其中耕地面积128.28万亩,农场下辖9个管理区31个作业站。

而赵树堂于1983年因疾病缠身,办理了离休手续。之后,他有了叶落归根的想法.选择回到老家河南,从此过起天伦之乐的生活。

如今,已经90岁高龄的赵树堂说起那段经历,还是津津有味,“要我说战斗和开发北大荒的事情,那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呀。”赵树堂说,他想在有生之年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让后代人珍惜现在的生活。

«转载请注明来自父辈的旗帜 » 李明达:抗战老兵赵树堂 枪一响只顾全力以赴往前冲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向北大荒开拓者我们的父辈们致敬

记住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