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北大荒精神
向北大荒开拓者们致敬

黄黎:铁骨忠魂守北疆

风景秀丽的当壁镇,是中俄陆路边界。边界与俄罗斯仅一桥之隔,此桥曾上过吉尼斯大全,因中方桥为一段水泥桥,俄方衔接为一段木桥,成为两国之间独特的风景线。碧波万倾的兴凯湖,极目望去与天边相连,广阔无边的湖水恰是海水一般,浪花随风冲击着岸边沙土,令人陶醉。

距岸边不远,面南依北,矗立着一座高大的纪念碑。江泽民题写的“王震将军率师开发北大荒纪念碑”,显得雄伟、庄重。碑后拾阶而上,设有“北大荒开发建设纪念馆”。进入展厅中厅,中心耸立着用汉白玉雕成的王震半身塑像,栩栩如生。塑像底座周围为黑色大理石围成。塑像前卧石上刻着王震副主席生平简介。简介中有这样一句话:“按照王震同志生前遗愿,骨灰撒在新疆天山上……”。

为此,不少媒体从北大荒报道:将军的忠魂永守国门,这在新中国成立以后,所有国家领导人中是惟一的……。

当地对该馆名称书写为:“北大荒开发建设纪念馆”。而当地人则称为“王震将军陵园”。

王震副主席去世以后,骨灰撒在天山上,已被中央电视台、国家各大报纸公开报道,有录像为证。那么,为什么北大荒、八五一○农场当壁镇当地人对“北大荒开发建设纪念馆”称为“王震将军陵园”?北大荒开发建设纪念馆,是否只有王老的遗像和部份遗物为镇馆之宝?不少媒体报道的:将军忠魂永守国门,又依据的是什么?立碑14年过去了,众说纷纷。有的人说:“当年,在中央台新闻报道中,看到王震亲属,乘飞机把王老骨灰撒到天山上了,现在有人说王老骨灰在当壁镇,真是天方夜谭”。

因为我曾参加了王震副主席的葬礼和纪念碑、纪念馆揭幕仪式,知晓了王老骨灰的事情。现针对不同的议论,决定揭开一段很多人不知的谜底,还历史的真实面貌。时间还要从王老去世时写起:

 一

 

1993年3月12日时晚7时,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中,身穿黑服的播音员带着沉痛的心情宣读了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中央军委关于王震副主席去世的讣告。这一消息,如五雷轰顶,令人心碎。王伯伯过去说过的“我快到马克思、毛主席面前去报到了”的幽默话,竟然成了现实!

3月13日,总局秘书长陈忠义通知我, 总局党委决定成立赴京吊唁王震副主席代表团,并让我做好去的准备工作。

3月18日下午14时30分, 总局吊唁团乘车缓缓来到北京一个普通的院落——王老生活了18年的翠花湾胡同九号院。专程在门口等候的农垦司领导及王老的李秘书迎上前来。

吊唁团成员左臂佩带黑纱,以农场总局党委、农场总局名义题写的“沉痛悼念王震副主席”的敬挽花篮为前导,缓缓地走进了王震副主席居住的大院。

正厅门口,两名解放军女战士递上了素白的纸花,别在每一位吊唁者的胸前。吊唁团团长、农场总局局长刘文举在留言簿上写下了“王震将军永垂不朽”的悼词,道出了垦区 156万人民的肺腑之言。

客厅面北朝南正中的地方,悬挂着王老的遗像。遗像上陪伴着簇簇鲜花,正中间摆着王老夫人王季青及其子女敬献的花篮。

吊唁团献上花篮,徐徐展开了“王震副主席千古”及“王震将军永垂不朽”的两幅挽联。代表们自动排成两行,向王老遗像鞠躬。

刘文举眼圈湿润了,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流了下来。老干部高大钧满脸通红,面额上挂满了泪珠,任其向下流淌。

吊唁完毕,高大钧陪同一名解放军军官采访了我。老领导说:“这位是解放军报记者”记者开门见山地说:“你父亲是王老生前给平的反吗?”一句话使我触景生情,热泪又涌满了眼眶。记者又追问到:“你父亲叫什么名字?”“黄振荣。”

高大钧看看我,又看看记者,感慨地说:“一言难尽,他父亲‘文革’中被斗死了。”

我流泪补充说:“王老在三五九旅当旅长时,我父亲当营长;王老当铁道兵部队司令员时,我父亲是三师代师长。我父亲平反后墓碑是王老亲笔题的词……”

 二

 

3月20日,天空呈铅灰色,八宝山陵园, 王震副主席遗体告别仪式在这里举行。陵园内松柏挺立,军警肃立,四处站满了无数吊唁的人,有白发苍苍、拄着拐棍被人搀扶的老人,有身强力壮的青年……这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队伍中,有老红军、三五九旅老战士、国务院各部委、各军兵种代表、各省、市、自治区代表、全国各大垦区代表……蜿蜒的队伍,前后不见边,首尾不相顾。没有喧哗,没有拥挤。吊唁的人群臂带黑纱,胸佩白花,默默地往前移动。

13点20分,黑龙江垦区吊唁团随着农垦司的队伍迈上台阶,走进吊唁大厅。大厅迎面高悬一巨大横幅黑纱布,上写着“沉痛悼念王震同志”八个黑色仿宋大字,下面是王震副主席的遗像。吊唁厅里侧,德高望重的王老安息在鲜花丛中。两名解放军战士手持步枪站立在两边。王老遗体的前面摆放着王季青及其子女的花圈,缎带上写着“我们永远怀念您!”党和国家领导人、国内外敬献的花圈摆放在四周。

伴着哀乐,吊唁者纷纷鞠躬。老铁道兵代表张汉荣三鞠躬后失声痛哭。步履踉跄,向王老遗体走去。

但见万花丛中的王老,上身穿深灰色的中山装,从胸口往下覆盖着党旗。王老白白的头发,清瘦的脸,像睡着了一样……

最后诀别的时刻来到了,泪水打湿了我的衣襟。永别了!敬爱的王伯伯……

 

当年吊唁团人员组成,是总局选派的垦区各方代表。领队为当时总局局长刘文举,成员为老红军代表高大钧、老铁兵代表张汉荣、知识分子代表张国范、知青代表陈京培、牡丹江农管局局长王文彬、原离休副局长王桂林(曾任王震秘书)在京女儿王欣,我是北大荒第二代和老铁兵子女代表,其他成员为总局驻京办事处选派的代表。

吊唁结束以后,时任农业部副部长刘成果设宴招待了专程从北大荒赴京吊唁的代表。饭后,我说出了妈妈赵英华在我赴京前的嘱托:“如见到王震夫人王季青老人,代去我的哀悼,问候老人家。并代问一段往事:1962年,农垦部王震部长闻知我丈夫黄振荣(时任八五二农场场长)要想调走,专程到了八五二农场,在八五二农场俱乐部做了一次报告,在主席台上侧脸看着黄振荣说:“你黄振荣要走?走不了。你死后埋在八五二,埋在南横林子,我死后也不埋在北京,把我埋在八五二农场和八五四农场之间、将军岭下的松树林里。也不要人怀念我们……”。王老当时要求转业官兵、农场职工,安心农场,扎根北大荒。现王老去世,怎么中央台讣告中说:骨灰全撒到天山上了,那黑龙江垦区呢?王老在八五二农场说的话呢?……”。

记得当时老红军高大钧说道:“王老刚去世,王季青老人很悲痛,心脏病犯了,咱们到她家,去八宝山和王老做最后告别,都没见到她,在这个悲痛的时候,不要再给王季青老人添麻烦了……”。

在我购置完车票,陪老铁兵张汉荣准备登火车的时候,王桂林在京女儿王欣前来送行,告诉我说:“王妈妈身体不好,这几天一直由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一个三五九旅时的女干部陪着。这个女干部在三五九旅时认识你爸爸黄振荣。她和王季青妈妈已知道你来京了,准备见见你……”。由于送行的汽车已到,我有陪同老铁兵张汉荣回总局的任务,还有老红军高大钧一番话,犹豫再三,只好让王欣转告王季青妈妈保重一番话,匆匆上车离京了。

  妈妈赵英华让我问的话,有一天让王季青妈妈知道了。老人家1962年曾陪王震部长到了八五二农场,开会时坐在观众席前排,她听到王部长说爸爸的话,冲爸爸黄振荣一乐,意思“你走不了啦”。爸爸一伸舌头,做个鬼脸也乐了。王季青老人家证实当年王震部长说过此番话,和子女商量后做了决定、调整。

一个记入新疆史志的日子,王震副主席曾战斗工作的新疆,新疆自治区、新疆军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上百万人,其中有领导、群众胸带白花,臂带黑纱,肃立乌鲁木齐市街道两侧,挥泪送别王老上路。执行任务的飞机盘旋在天山上,王老子女把伴着鲜花的王老骨灰撒在天山上……。

但国人没有想到的是,按照王季青老人的意见,王氏家族把王震副主席的骨灰分成了三份:撒在天山上的是三分之一。另外三分之一留给了王震副主席战斗、工作、创建的北大荒农垦总局。还有三分之一准备留给王老家乡——湖南省浏阳县北盛仓乡跪马桥村。

  1993年清明节前后,按照中央指示,时任农场总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邓灿,带领红兴隆、牡丹江农管局领导,考察了红兴隆农管局八五二农场哈蟆通水库和牡丹江农管局八五一○农场当壁镇,为“王震将军率师开发北大荒”纪念碑选择碑地,并上报了选址方案。时任牡丹江农管局局长王文彬专程去了趟北京向王震家族汇报……。

经过施工人员的努力,1993年10月,“王震将军率师开发北大荒”纪念碑,在兴凯湖畔的当壁镇举行了隆重的揭幕仪式。

揭幕前夕,按总局通知,原定我代表北大荒第二代和老铁兵子女参加仪式。由于王季青老人登机离京途中一再提出要见我妈妈赵英华。启程前夜11点,总局通知让我妈妈赵英华前往当壁镇,共同参加揭幕式和与王季青老人见面。见面后不久,妈妈提起了话题,说道:“按当年王震部长的意图, 他去世后要安放在将军岭下的松树林中,怎么变了?” 王季青妈妈说道:“王老去世后,总局来人,牡丹江农管局王文彬也来讲选址事,我也不知不是王老1962年说的那个地方,现在看来,还是在总局,在北大荒……”。

10月15日,揭幕仪式隆重开幕。王季青老人在仪式上做了重要发言,并携子女在碑前献花、三鞠躬。向王老汉白玉塑像三鞠躬后,王老之子王之,向王季青老人和其家族指着塑像下黑色台基大理石述说了一番话。事后我才知道王震副主席三分之二骨灰(没给湖南老家留三分之一),已事先放置在塑像下黑色大理石基之中。而邓灿副书记在仪式上的讲话稿,按上级要求进行了改动,去掉了有关王震副主席骨灰安置方面的发言。

揭幕仪式以后,由于碑址新建周围是一片荒原,出于安全的角度,把装着王老骨灰的绿玉骨灰盒从塑像底座取出,暂时保存在牡丹江农管局人民武装部枪械仓库中。

2002年,垦区修缮“王震将军率师开发北大荒”碑址,增盖了“北大荒开发建设纪念馆”。王震副主席塑像安放在馆内中心位置,由于有了围墙和永久性建筑,王震副主席的骨灰盒被请回安放。在安放过程及钢筋、水泥浇铸几个重要环节,为了留下资料,都进行了拍照。但没想到工作人员冲卷后,卷是一片空白,工作人员感叹地说:“这是王老不让拍照呀……”。

王震副主席的骨灰盒,永久性地安放在汉白玉塑像底部,这就是当地人、知情者内称“王震将军陵园”的由来。也是公开报道将军的忠魂永守国门的依据。

在写这篇文章快要结束的时候,为了进一步核实王震副主席骨灰去向,为国人和读者负责,我拨通了王季青老人家中的电话,跟随王妈妈多年的女管家马小妹阿姨说:“王老骨灰留了。当时李先念夫人林佳楣,让奶奶(家中人尊称王季青为奶奶)留点在家中怀念和纪念,但没放过家里,送到北大荒了……”。

马阿姨在电话中又说到:“王兵现在回家了,我再去问问他,给你个准信”。5 分钟后,电话那端又传来马阿姨的声音:“王兵说了:‘新疆撒了王老部分骨灰,湖南老家最后没给留,留下的都给黑龙江垦区了,在当壁镇王老汉白玉塑像底下安放’”。

马阿姨听我说此篇报道与中央报道不符,我有些担心后,说:“已过去这么多年了。有些人已知道王老骨灰的去向,你就写文章。如登了你的文章,寄回一篇报道到我们这,让家里人看看你写的回忆王老的文章,共同缅怀一下王老吧”。

«转载请注明来自父辈的旗帜 » 黄黎:铁骨忠魂守北疆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向北大荒开拓者我们的父辈们致敬

记住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