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北大荒精神
向北大荒开拓者们致敬

生命融入北大荒

3146074-fm-b

青春是人生最美好的春天。

北大荒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大凡在这片土地上战斗过的知青,都对它怀有永远抹不去的记忆。《青春1968》的作者贾宏图是老知青,1968年上山下乡到北大荒,一去就是8年,身为作家,他对北大荒更是一往情深。当回忆起过去的时候,感受到青年时光的情景比任何其他时光的情景都要鲜明得多。

我对《青春1968》情有独钟。这部书的封面是北大荒众多知青的影印照片,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一首有关北大荒的歌词:“第一眼看到了你,爱的热流就涌出心底。站在莽原上呼喊,北大荒啊我爱你……”

翻开《青春1968》,开篇就是《孤独的守望者》,女主人公俞宏茹深切地怀念和自己一起生活和战斗的姐妹,北大荒,“你的果实里有我的生命,你的江河里有我的血液……”几个姐妹,就是为建设北大荒,在江中翻船逝去的。作者说,在无名小山的不远处,有一个不大的村落,在村落的边缘有一栋低矮的房舍,房舍里住着一个女人。每天日出日落时分,她总是站在自家门前,倾听黑龙江拍打江岸的声响,遥望那座无名的小山,遥望那水中被山林和荒草掩盖了的7座坟茔。

《孤独的守望者》是一篇惊心动魄的作品,知青写知青,感同身受,有一种荡气回肠的力量。读完这篇开篇之作,我流泪了,失眠了。对于这样感人至深的作品,我一天只能读一篇。“我不写就对不起埋在黑土地下的战友,不写就对不起将要遗失的历史!”这就是作家的心声,这就是作家的良知。

《青春1968》一书,真实而又艺术地记录和保存了知青历史。书中收录的作品,全是真人真事、真材实料、真情实感,不虚构杜撰,不模棱两可,不云山雾罩,和读者之间没有距离。

真实是文学的生命。如果说报告文学使作者名声远扬,那么,他的纪实知青文学让他取得了更大的成功。《青春1968》不光有知青下乡的生活,还有返城后的艰辛坎坷。“我要写成功者的辉煌和灿烂,我更要写失败者的沮丧和无奈”。这是作者的责任和使命,也是一个知青的肺腑之言。朴实的才华,源于淳朴的心灵。当我读完《长眠在你的怀抱里》一文时,泪珠大颗大颗地掉。1967年北京知青高志强下乡到北大荒,39年后他的亲人和战友遵照他的遗嘱,又把他的骨灰送回北大荒。“啊,北大荒北大荒,我把一切都献给了你!”北大荒有知青的梦想、憧憬、足迹、热泪,甚至初恋、家庭、子女……高志强的妻子傅玉玲在《回到梦开始的地方》一文结尾处,写着这样触动人心的文字:“金秋时节,我们陪伴着志强回来,完成他的遗愿,也油然而生出丰收的喜悦,享受青春之梦带来的丰硕成果,这硕果就是金钱难买的真情,就是我们永远充实和富有的荒原情。”

纪实文学是作家自我挑战的一种文体。《青春1968》有一种崇高的境界,即使描写知青返城后的生活,也没有小市民那种做作和庸俗。文学只有在更高的境界上超越庸俗,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文学。作者就是凭着超越庸俗的境界、自强不息的责任、舍我其谁的使命,完成了这部《青春1968》。他笔下的知青,是“一代苦难的风流”。因此,《青春1968》洋溢着豪迈的悲壮。这种悲壮风雷激荡,撞击人的心扉,触及人的灵魂。悲壮绝不等同于悲哀和悲伤。

“我为知青的历史作证!”这句话来自心底之音,铿锵有力,掷地作金石声。

(《青春1968》,贾宏图著,作家出版社2015年1月出版)

«转载请注明来自父辈的旗帜 » 生命融入北大荒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向北大荒开拓者我们的父辈们致敬

记住历史